「談你如何說話」

大腦和語言

 

鳥可以

蜜蜂可以

海豚,猴子,人猿,人類也可以

本頁內容

失語症
說話
腦半球
影像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溝通,是的,這些動物都能夠溝通他們可以彼此之間交換訊息, 雖然如此, 他們有語言嗎?

 

 

有些科學家認為語言是人類和其他東物有所區別的依據,有些研究人員在思考,若人類是唯一會使用語言的動物,那麼其他動物如何來溝通呢? 蜜蜂可以使用他們特殊的舞蹈來與其他蜜蜂溝通,然而對人類而言語言不僅是用來溝通,人類也會使用具有意義的符號

 

 

對人猿來說,他們是有可能具有學會跟使用語言的能力,然而並非所有科學家相信人猿具有真正的語言,人猿之所以不會說話是因為他們在嘴巴跟喉嚨解剖上缺乏說話所必須的結構,不過他們大概可以學會如何用符號溝通


人類咽喉

 

 

早期的研究是由病人有說話上的問題而發現腦子參與在語言的功能。 失去說話的能力稱做「失語症」。古希臘人發現,腦部損傷會導致失語症。 幾世紀以後,1836 年Marc Dax 描述了一組不能適當地講話的的病患。 Dax 報道所有這些患者他們的腦子的左邊都有損傷。 1861 年又過了四分之一世紀以後,保羅˙布洛卡(Paul Broca 描述了只能說一個字''Tan''的一名患者 。因此,布洛卡 叫這病患''Tan''。當Tan 死了,布洛卡檢查了他的腦子和發現有左前腦皮層有一個區域有損傷。 腦子的這個區域後來就被稱之為布洛卡區」(Broca's area)

1876 卡爾˙韋尼克(Karl Wernicke發現對腦子的另一個區域的損傷也會造成語言問題。 韋尼克氏區」(Wernicke's area)是在布洛卡區比較後方集下方的位置。 實際上, 韋尼克氏區是在顳葉後方的位置。 布洛卡區和韋尼克氏區由神經纖維束「arcuate fasciculus 」連接稱。 arcuate fasciculus 損傷導致的病症叫做傳導失語症。 患有傳導失語症的人能聽的懂語言,但他們的講話雜亂無章無且法複誦字詞


布洛卡(紅色),數位標記的腦部實體影像


圖示語言的路徑

 

 

唸看到的字詞

唸聽到的字詞

 唸讀到的字詞,訊息必須首先傳到視覺皮層( primary visual corte.)。 然後從視覺皮層,然後再傳到後方的語言區域,包括韋尼克氏區(Wernicke's area)。然後從 韋尼克氏區,再傳到布洛卡區(Broca's area),最後到運動皮層(Primary Motor Cortex)。

唸聽到的字詞,訊息必須首先傳到聽覺皮層(primary auditory cortex)。 從主要聽覺皮層,再傳給後部語言區域,包括韋尼克氏區(Wernicke's area)。 然後從韋尼克氏區,再傳到 布洛卡區(Broca's area),最後到運動皮層(Primary Motor Cortex)。

 

 

布洛卡區與韋尼克氏區損傷所造成的語言問題相當不同

 布洛卡區損傷(布洛卡失語症)

  • 使一個人無法講話

  • 可以了解語言內容

  • 無法用字詞

  • 說話緩慢並且不連貫

韋尼克氏區損傷(韋尼克氏失語症)

  • 無法了解語言內容

  • 可以清楚的說話但是字詞的使用是無意義的組合這種現象被稱為「字詞沙拉」,因為他們把字彙就像生菜沙拉混合在一起使用

 

 

 

97%的人布洛卡區跟韋尼克氏區都只在左腦半球。

 

在50 年代初期,著名神經外科醫師Wilder Penfield 和他的同事Herbert Jasper描述用電刺激腦部某些區域可以抑制語言。 這些神經外科醫師進行這些研究的方式是在外科手術過程中詢問他們的患者問題。 (80年代晚期,George Ojemann 在華盛頓大學使用電刺激實驗顯示,不同人之間對於語言重要的區域可以有很大差異。 然而,這些研究的結果與布洛卡韋尼克早期的研究結果是一致的。  

 

 

1960 年, 一種新的方法被發現可以用來研究語言在腦子的機制。 這個方法,叫Wada 測試,使用一種快速的代謝麻醉劑叫做sodium amytal (amobarbital) 如此可以麻醉腦子的一個半球。 Sodium amytal 被注射入右或左頸動脈。 右頸動脈供應右大腦半球而左頸動脈供應左大腦半球。 因此可以用這樣的方法選擇麻醉右或左半球 如果左半球被麻醉,而語言能力在左半球的人,被要求講話,他們便不能回答了。 反之,如果右半球被麻醉, 這人便能回答問題。

 

 

在接受electroconvulsive 電激休克療法的人的研究上也證實語言經常被發現在左邊。

 

最近使用再研究學習語言的方法是用腦部顯影技術。 正子射線掃描技術研究顯示, 在腦部許多預期的區域確實在說話期間增加了血流量,但是也有些區域是雙邊半球都存在的也被激發。 所以,看起來,即使不是主要控制語言的半球(通常是右邊) 也有參與語言的作用。 實際上,當人們右腦相對於左腦語言區的位置有損傷時常會有情緒上的問題發生。 這種情形稱"aprosodia 。

 

 

更多資訊:

 

失語症:

 

大腦的語言機制:

 

非靈長類動物語言:

 

 

有此一說!

「動物會互相說話,當然是無庸置疑,但是我猜只有很少人會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Mark Twain, (in What Stumped the Blue-jays)

 

說話是想法的表現方式, 而寫作是說話的表現方式--- Aristotle

 

 

你知道嗎?

Paul Broca published over 500 books and articles. Paul Broca 發表超過500篇的報告或書(Source: Finger, S., Minds behind the brain: a history of the pioneers and their discoverie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回到

探索神經系統

目錄

 

[email]
寄送電子郵件


填寫調查問卷


訂閱時事訊息


搜尋網頁


記下重點


贊助小小神經科學